急子与寿

急子与寿
卫宣王听信了宠姬宣姜及其子朔的谗言,欲废立太子,于是遣急子出使齐国,并伏刺客于道左,令其见持白旄者杀之。宣姜另一子寿窃闻此事,急奔告于急子,促其远逃,急子不许,言,此子所为事耳,岂可违父命。乃慨然上路。寿遂饮之以酒,乘其醉,持其旄,从容上路。刺客夹道相逢,杀之。急子醒,急追公子寿,见寿首,号曰,汝所欲杀者,我也,何及寿?请杀之。于是刺客又杀急子。春秋,好一部《春秋》,我看不懂啊…位极王者储君,不思全身远祸,图谋东山,而慷慨赴死,另一阵营的王弟,不克进馋陷忠,铲除政敌,而从容就义。谁能明白他们的心曲?或许,他们便是那不合时宜的人。生于斯世,与时而乖,自成悲歌一曲。王阳明曾言,眼开即花容,眼闭则花寂。在他心里,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,或者说,是这个世界的主角。一刹那,悲欢如鲜花般,于我眼前怒放。忽然有种欲望,破开生命的蕃篱,去瞧一瞧那沉沉的黑暗。于我,是舍弃这一界的光明,去寻找彼处花开。于他们,是寂寞的结束。是疲惫的终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